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徐水良

2017-11-21日


中共对揭露郭阵营丢车保帅阴谋,以及揭露该阵营企图采用拖延战术拖过中共困难时期等阴谋,封锁极端厉害,几分钟就封锁。我用多种办法,更改文件种类,改用PDF及其它,更换敏感词,改换标题等等,发到国内,都是很快就被封杀。

对照前一阶段郭文贵爆料和郭阵营特线特线全线出动,搞丢车保帅阴谋,全部畅通无阻。

又加上中共特线人物现在全线出动,为丢车保帅等阴谋全力保驾护航。

再加上前一阶段反郭阵营好些著名特线,现在都不吱声了,估计很可能是上级打了招呼。

可以基本判定,这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以及拖延战术等等,乃是中共特线阵营精心策划和炮制的特大阴谋。

中共情报机构还有一个附带阴谋,就是调动大量特线力量,造势捧抬,利用网红效应,为中国民主运动制造一个神化的救世主,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一个他们情报机构出身的“领袖”。

=====

dck(李洪宽)说:三个棒喝,文贵就现了原形。只剩下赤裸裸的威胁了。郭文贵是妖怪!

笔者看法:很多事情我早已研究透彻,只是不能一下子讲穿,要根据需要逐步来。当时劝你别与郭走太近,就是因为我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了。

当时需要借郭曝中共黑幕,需要借郭的力量暴露两系特线阵营众多特线,不能一下子讲穿。

现在仍然还需要努力促其曝料,如果可能,争取其真的倒戈起义。

等以后客观需要时,自然就要解决这类实际上不需要花费多大力气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许多事情其实相当复杂。那专业情报机构的专业阴谋,不是傻货们能够识破的。但傻货们实在太多。而我们,也需要借力打力,不能一下子说穿。也只能暂时容忍他们搞阴谋。

我这里表个态:全力支持洪宽,抨击特线对他的污蔑攻击,无论是特线是哪个。

有网友说:郭要是仍然执行老领导的指示,就不是什么奴隶起义了。

本人认为:能认识到这一点就不错。但这一点同时又是真正的民主人士必须认识的东西,是必须认识的基本事实和基本判断。

中共两系及其特线内斗,两系都强过我们,都要中国民主运动放弃独立性,但中国民主运动必须坚持自己的独立性,反对两系特线要民主运动放弃自己独立性、倒向其中一系的阴谋。

19大以后,郭阵营特线搞丢车保帅等阴谋,已经上升为主要危险。因此,在当前,尤其要揭露郭阵营特线的这种阴谋。只揭露反郭阵营的阴谋,不揭露已经成为主要危险的郭阵营阴谋,就是严重误导。

《再评郭事件》徐水良2017-11-19日
https://twishort.com/zIEmc

19大以后,这个问题上的主要矛头,必须重点转向揭露和批评明镜及何频赵岩袁红冰曹长青郭宝胜丢车保帅及误导等等问题。

====

有人要为民运募捐说公道话。本人看法:民运经费和捐款,除了极少数装装样子的,几乎全部到了特线手里。说不说都无所谓。

因为民运经费几乎全部到了特线手里。因此,真民运都是业余自干的,特线们才往往是职业民运。

有人把是民运与西藏流亡政府混为一谈,完全不对。西藏流亡政府是达赖喇嘛组建的老政府,不是中共控制的、早已经成为沦陷区的中国民运。

胡安宁说:国内凡显贵巨富无一非逆淘汰体制下依附党国之势者。反对派非超人,只有民捐、外资两路。

本人看法,很多巨富都是情报机构的人,靠情报机构支持发财。深圳的公司和巨富,情报机构占绝大多数。连香港澳门巨富,往往都是中共情报机构的人。

郭及其财产背后,明摆着有中共的情报机构某一系的支撑。

中共一直在努力断绝民运粮道。六四时期,因为捐款多,一时难断。但后来越来越彻底的断绝民运粮道。到这些年,几乎把民运粮道完全断绝。但中共及其情报机构,仍然没有掉以轻心,仍然没有停下他们断民运粮道的努力。其目的,就是不仅把民运现在的粮道断绝,而且要断绝民运未来的粮道。

不过,我的看法,真民运目前无法重建粮道,而未来,根本不在中共控制之中。所以,真民运不宜把自己力量集中到目前不大会有效果的重建粮道的方面去。

粮道也靠形势。六四不愁经费,原因就是形势使然。真民运应该努力找契机,创造新形势,那样才能解决粮草问题。否则,越募捐,名声越差,捐款越少,恶性循环,不可能解决粮道粮草问题。

=====

对于中等偏上智力,不懂政治,却尾巴翘到天上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特线人物,不用怕,都是纸老虎。该利用还要全力利用,到需要时,再轻松把其打回原形。

=====

曾节明发《判断中共特线的一个超准新方法》说:那些在郭文贵爆料时砸锅,现在反而不砸锅,甚至顶锅的人,是如假包换的共特五毛线人!

本人赞成:很难得,难得一次,戈倍曾判断正确。比现在大力挺郭的现代赵括马謖可疑人物,强不少。

=====

这共舞台上的傻货,如楼下攻击我的许多,连基本批判断能力也没有。像螺杆这样共匪党员,以及某些低级特线,就只会反诬反咬,不顾事实和逻辑,用超宇宙逻辑反诬反咬。

=====

小安子很聪明。但这帖脑袋进水,自己有点钱就无限贬低没钱的。民运中我最穷,有你说的现像吗?

我二十多年前就早已研究清楚,真正要搞民运,就必须面对中共强大的国家机器,在这种强大的国家机器打压下,真民运就必然是贫困的。你必须安于贫困,你才能干民运。你不能安于贫困,就必然要屈服受招安。

小安子你倒是反过来说了。认为有钱了,才能搞民运,没钱,就不能搞民运。完全把事情说反了。

====

柳如是转世:彭明算什么?“国母”宋庆龄都是特务。很多特务,很多年才曝光;还有很多特务,永远潜伏了。

笔者很赞成这个意见。

但傻货们永远看不透中共特务秘密。尤其这坛以激进面目掩盖激进特线,傻货们更加被骗得团团转。

傻货的特点就是脑袋不会转弯,只能发现直接以拥共亲共面目出现的特线。如果特线拐个弯,用激进反共面目出现,他们就永远看不透了,就死心塌地把这类特线当作崇拜对象。


02:43 AM - 22 Nov 17 via Twishort website

Reply Retw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