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lifan
章立凡 Zhang Lifan

章立凡:一个大陆人的香港观(2006年旧文)

一个大陆人的香港观(2006年)

● 章立凡

  【 摘要】中国古代的政治智慧,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英国君主立宪的聪明之处,是“君王统而不治”。若出于某种政治惯性,使威权超出《基本法》过多,越俎代庖又统又治,则香港前途堪虞——里子比面子重要。
政治尚共存,妥协即共和;无理须让人,得理要饶人。香港与台湾的民主,虽然模式不同,运作方式也有文野之分,却都是大陆民主政治的实验场。在时代潮流面前,政治家的博弈须有历史眼光,循序渐改虽无不可,若只顾眼前利益,一味苟且延宕,驯至酿成巨变,就得赔上老本了。
大陆与香港,究竟谁影响谁,还得继续走着瞧……

——————————————————————————————————————————

   自去年年底迄今,香港普选时间表一直是个敏感话题。今年入夏以来,前政务司陈方安生与现特首曾荫权之间,在这个问题上频频出招,再度唤起人们对香港前途的关注。

   1997年庆祝香港回归的时候,有朋友对我说:“大陆的意识形态和腐败作风迟早会影响香港,下坡路要开始了。”我回答说:“大陆与香港一直是互动关系,今后谁影响谁还不一定呢,走着瞧吧!”

   作为国际转口的重要口岸,香港是大陆改革开放政策最早的受益者,各种商业机会从这里开始……。大陆官员同样也是资本主义文明的最早受益者——从港商那里得到一些从小到大的礼品,打火机、剃须刀、录音机、彩电……,那时的腐败成本低得不能再低。

   经过国际资本二十多年水滴石穿的努力,使大陆开始成为“世界工厂”——一个有点令人伤感的国际地位。而大陆的官场腐败也水涨船高,根据全国人大预算工委法案室主任俞光远先生的说法,“近些年我国大约有4000名贪官携带500亿美元逃到国外”(《法制日报》,2005年12月20日)。这其间除了瑞士、维尔京群岛、卢森堡等地的金融界外,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自然也“功不可没”。

   自1997年前后至今,香港经历了移民潮、亚洲金融风暴、《基本法》二十三条争拗、董建华下台等诸多事件,2005年年底又出现了港府政改方案被立法会否决的政治危机。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东方之珠香港的经济与政局动荡,也凸显出大陆与香港的互动格局。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确认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但两地都有资本家在追求利润,究竟有什么不同,谁也说不明白。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是英国人留下来的,但英国只把香港当殖民地看待,统治了一个多世纪,创造了一个经济神话,却没有留下多少英吉利民主政治遗产,以至今日民意代表的产生方式,仍在遴选与普选之间游走,特首普选制度尚付阙如。

   在民主理论的探索方面,香港本是大陆的晚辈。国父中山先生主张“省长民选”,毛泽东早年也说:“我们主张组织完全的乡自治,完全的县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乡长民选,县长民选,省长民选。自己选出同辈中靠得住的人去执行公役。”(毛泽东:《“湘人治湘”与“湘人自治”》,长沙《大公报》1920年9月30日)1945年11月5日,他以中共发言人的名义发表谈话时,再度主张“省长民选”(毛泽东:《国民党进攻的真相》)。

   毛泽东的民主意识,似乎比香港政治人物要早觉醒得多。可惜终其一生,只听见楼梯响,阁中“民主”佳人熬成了老姑娘,却始终与大众缘悭一面。邓小平早在香港回归以前,就提出大陆要搞政治体制改革,二十年过去,据说如今已在酝酿中,尚未听说什么“时间表”……

   大陆的官场腐败,固然有香港资本家的贡献,但根本上是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的结果。坐在北京看香港:儿子出台“政改方案”,已属先行一步;“循序渐进”尚可,若超过老子太多,就会闹出其他家务,牵动全盘格局。去年香港民主派要求特首普选的“时间表”,并因此否决了港府方案,一时令有关方面十分尴尬。

   约一个半世纪前,大英帝国凭着坚船利炮,轰开了大清帝国的国门,令香港率先成为外人的殖民地,才引发了洋务运动、戊戌变法等从经济到政治的改良诉求。满清王朝昧于一族一姓的狭隘利益,拖到1908年才提出“时间表”,宣布以九年为期的“预备立宪”,但已回天乏力,才过三年就被辛亥革命推翻。

   从表象上看,大清朝败也英国,小香港成也英国。但香港的“亚洲小龙”地位,实奠定于1949年后大陆国策的失误(大陆闭关锁国二十余年,令上海的亚洲金融中心地位被香港取代)。未来的香港是否会因大陆当局的失误而衰败,是个未定之数;大陆官民能否从去年港府的挫败中学会点什么,要看悟性如何。

   中国古代的政治智慧,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英国君主立宪的聪明之处,是“君王统而不治”。若出于某种政治惯性,使威权超出《基本法》过多,越俎代庖又统又治,则香港前途堪虞——里子比面子重要。

   最近曾特首访问新加坡学习政治发展经验,并说香港在2012年之前可能实行普选,陈太则要求其明确这是否港府的一个承诺。以往的形格势制之下,毁了个领导能力有限的董建华,即便曾荫权的政治智慧高于董,也要看北京能给他多少发挥的空间。

   政治尚共存,妥协即共和;无理须让人,得理要饶人。香港与台湾的民主,虽然模式不同,运作方式也有文野之分,却都是大陆民主政治的实验场。在时代潮流面前,政治家的博弈须有历史眼光,循序渐改虽无不可,若只顾眼前利益,一味苟且延宕,驯至酿成巨变,就得赔上老本了。

   大陆与香港,究竟谁影响谁,还得继续走着瞧……

  
   2006年7月18日 北京风雨读书楼


via Twishort Web App

Retweet Reply
Made by @trknov
Tweesome!